Ishwer

那种在缓慢爬行的时间上用力刻下的痕迹,就只是疼痛而已喔。

[Pinescone-R18] 酒量不好不能硬撑(上)

CP:Pinescone[Wirt(age 21) x Dipper(age18)]
-右Dipper的场合。
-Dipper比原作更喜欢作死以及更主动
-Wirt略微有点人妻
-R18注意  


ooc注意


给不满21岁的人提供含酒精饮料是犯罪请注意

给不满21岁的人提供含酒精饮料是犯罪请注意

给不满21岁的人提供含酒精饮料是犯罪请注意


ready?

“呜嗯…”耳根被Wirt的舌尖舔舐的时候,Dipper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含糊的呻吟。...


无法发声的喧嚣-壹

-我所能保证的,仅仅是“这将是一个愚蠢的人的,真实而又无聊至极的故事”而已。

-

-

-

-

-

-

-

-1

软绵绵的温暖和刺骨的寒冷都是一样的,于我而言,只要清晰地感觉到了就会变成毫无理由的钝痛,慢慢地,慢慢地侵蚀着其他的感知。

所以喧闹的人群,和仅剩下指针走动声的我的卧室,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区别。

无论哪边都充满了谎言。

在刻意地不去感知这个世界之后,连记忆也变得像是被粘稠的膜状物包裹住了一样,难以辨认。

「真讨厌啊,明明是无聊的事情,这些人究竟是怎样做到一直说个不停的?」自以为是地这样想着,我逃离了人群,企图像以前那样龟缩在被臆想填满的安静里。

厚重的窗帘将窗户的每一部分都严密地挡住之后,人为的黑暗灌...

无法发声的喧嚣

 我所能保证的,仅仅是“这将是一个愚蠢的人的,真实而又无聊至极的故事”而已。

-

-

-

-

-

-

-

-

-

受不了吵闹这点我很早就知道,但是对寂静感到恐惧却是刚刚才意识到的。车轮滚动的声音消失,被城市灯光映照成橘红的天空熄灭了,因为窗外已看不见亮着的人家我拉上了厚重的窗帘。随之而来的却不是我已经熟悉了的安心感,变成了铺天盖地的时钟走动的嘀嗒声。

真是烦人,仅仅一点点声音就让心脏缩了起来。自以为是地将电池拆下后,我马上就明白自己多么愚蠢了,潜伏在墙壁之间的寂静争先恐后地立刻围住了我,动弹不得。

“啊。”声带震动了一下,恶心的声音沿着呼出的气体传送出去。手似乎就能动了,接着就片刻不敢耽搁地将电池塞了回去。...

© Ishwer | Powered by LOFTER